QQ日志大全
打骨折

有這樣一些人,他們總是用他們那些大道理來教育你,你很反感,可是他們還是說個沒完,他們為你考慮地很遠,你的人生之路似乎被他們設計好了,他們總是用一些“冠冕堂皇”的好話來騙你,可是多年以后你發現你一直在“上當”。我不止一次地遇到那些讓我憎惡的人,他們不是別人,而是我的至親。

在我的青春期,我最討厭的就是父母的絮叨,他們總是對我說個沒完,你應該干什么不應該干什么,什么是對的,什么又是錯的,就是因為如此我開始憎惡他們,我對他們說:你們說的我都懂,再不要廢話了,煩不煩啊?

我的父親經常會說一句話,“以后”,我一聽見這個就會躲的遠遠的,因為這句話我聽的頭都要大了,真的是受不了了!可是,終于有一天我長大了,我發現我真的錯了,我很后悔當初沒有聽父母的話。

2011年末,那一年我讀高三,我的父親因為干活時受傷住院了,在他住院幾天之后我才知道這件事。一個平常的下午,我打算去上晚自習,突然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,他說他在醫院,有些東西想讓我帶回宿舍,大概說是吃的東西吧。父親當時的語氣很微弱,如果不仔細聽,幾乎聽不到他在說什么,可是當時的我想到的不是父親住院了,也不是關心父親得什么病了,我關心的只是吃的。因為我的父親身體一直很好,不會得什么大病的。

來到醫院之后,我發現父親這次可能真的病了,他的整條腿都腫了,當時只有父親的一位朋友在病房照顧他,看他的樣子應該很長時間都沒睡覺了,眼睛睜開了又閉上。父親病房里放著很多酸奶和香蕉。他的語氣很微弱,意思讓我都帶走,我當然按他的意思做了,臨走之前他讓我回家去看看我媽媽,如果要回家的話,我就要請假了,因為學校離我們家很遠很遠。

幾天之后我才知道父親是因為在外干活時才受的傷,他傷到了頭部,但是整條腿都腫了,而且昏迷了好長時間,這些我一開始都不知道。我最后沒能請到假,可我還是回家了,這個情況我的母親一開始也不知道,我安慰她說爸爸病已經好多了,馬上就能出院,我的父親讓我回家的本意就是讓我去陪陪我的母親,可是我不會安慰人,那一天我的母親哭成了一個淚人。

第二天我和母親一起來到了醫院,父親的病確實好了許多,我的奶奶也知道了這個情況,因為沒人照顧父親,她在那間病房整整待了一個星期,可是那間病房住滿了人,她就在父親的床下面睡了一個星期,我說過好幾次我來換她,讓她住我的宿舍,我去住醫院,都被她拒絕了,就因為我要高考。父親病房的一位阿姨說:“她真想把自己的床讓出來讓我奶奶睡,她看到老人家這樣真是痛心不已”。只是她沒有辦法挪動自己的身體,因為那位阿姨是半身不遂的。

2012大年三十的前一天我的父親出院了,我們一起回家了,2012年的新年是我的人生中過得最不順心的節日,我承擔了以往都是由父親承擔的責任,他沒辦法做的事都由我去做,因為如此我不止一次地埋怨過他,因為沒能做好我也不止一次地被他罵過。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好兒子,我為自己考慮的永遠勝過為我的家人。幾個月之后我的母親又住院了,我知道的時候我母親的病情基本上穩定了,我母親的病二十年前就已經有了,一直沒有完全治愈,我后來知道有好多次母親突然就休克了,我的父親一直陪在她的身邊,這件事他從來沒對他那個不肖的兒子說過,從我出生以前我的父親就默默承受這所有的一切,當我在某一天知道了這些以后,我才真正體會到當時病重的父親讓我回家的真正原因。他從來都沒為自己考慮過,在他眼中,至親勝過一切。

如今我已經有了自己的工作,父親經常會打電話過來問我生活的近況,我總是把我所有值得炫耀的事告訴他,讓他高興。我記得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,只是我以前聽到的只有無休無止的廢話,而現在卻是濃濃的愛意!

記得不久之前看過韓國的一部鬼片看到痛哭流涕,片名叫做《開心家族》,這部電影讓我感受到了那份至親給與我的隱形的愛,為什么所有的感動只有當你失去了之后才會真正懂得?我想這不是我們想要的結局。如今的我雖然給不了我的至親該有的幸福,但至少我會耐心地聽他們講完毎一個故事,把我的喜悅分享給他們,因為你們,所以我很幸福。

我永遠愛你們,我的至親。



福利彩票26选五走势图